首页  »  综合小说  »  七夜禁书加载中加载中
七夜禁书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老鸭窝

地址发布页:加QQ永远不丢失地址:

七夜禁书(1-3)

作者:不详 来源于sis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编者注:

sm最简单的说法就是性虐待。

s就是sadism,中文音译为撒德(sado),翻译为施虐。

m就是masochism,中文音译为马索克,翻译为受虐。

萨德,法国人,现代「厄运作家」的先驱,sadism(施虐)就是由他 的名字而来,他蹲过巴士底狱的大牢,作品关注人类尴尬的欲望和人性的困境。 《萨德文集》要看原版,中国出版方去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一章月曜篇

2006年10月1日,我不顾黄金周机票加价,早晨九点多就上了南航的 飞机,随身带的是一只耐克的双肩背,里面除了2套换洗衣服,还有2条绳子、 3条长短不一的丝巾。过深圳机场临检时,我紧张的手心冒汗,害怕坐在x光机 后面的机场工作人员突然要我打开背包,拎出两条绳子追问我想干什么。

这两条绳子是我在网上成人用品商店订购来的,最新款式,手工精巧,柔软 的棉质里掺杂着粗麻,如今一黑一白的躺在背包角落。收到这两条绳子时,我不 由自主的幻想起它们勒进茹眉皮肤里的情景,那种柔中带刺的磨砺,将如何反映 在她的脸上。我和茹眉是七月认识的,在网上的碧聊室里。我是个固执的人,上 语音聊天室还坚持用打字聊天,因为我认为如果用语音聊天,那么就失去网聊的 意义,还真不如打电话来的痛快,所以我在那里很不受欢迎,尽管我为自己精心 起了个名字——炽天使。

我今年30岁了,有一份看似体面的工作,白天我是勤劳的蜜蜂,晚上我是 蛰人的蝎子。

碧聊里有两个地方我经常光临,一个拉子聚集的《女人的天空》,一个是s m聚集的《大院故事》。我想大家应该已从我的描述中看出点什么来了,是的, 我既是个拉拉,又是个sm爱好者,这的确是件非常令人烦恼的事情,就象一条 道越走越窄的道路那样,可供我选择的生活方式实在少之又少。

茹眉第一次让我留意她就是在《大院故事》里,那时她正在和一个男会员在 吵架,由于他们两个都没有打开私聊,吵架的内容就清清楚楚的显示在大屏幕 上。到如今他们吵架的具体话语,我早已经忘记了,但是大概内容我还记得,那 个id叫茹眉的女人,正在控诉大院里的男人都是假sm,真色情狂,想要的仅 仅是性爱。

我一声不吭的看着她发出的一行行尖锐文字,直到她平静下来。

我用私聊悄悄问她:你好,是女m吗?

半响,她才很冲的回答道:是又怎么样!你是不是和刚才的贱男人一样,一 开口就想做爱!

我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拽,完全不象其他女m一样充满奴性,一开口就是一副 柔顺乖巧的小样,估计在现实里也不是个好对付的女人,不如乘早别招惹了。想 到这里我恶狠狠的打下:小姐,首都我不是什么贱男人,我是女人,其次我对脾 气这么大的女m没有兴趣,你就是脱光了让我上我都不会上!

我与茹眉就这样认识了,在彼此的怄气中。由于刚认识就斗过嘴,所以我就 特别留意她,渐渐的,我感觉茹眉的脾气并非我想象的那样差,她之所以那么特 别,完全是她过于聪明,经常在聊天室里一眼就分辨出那些是真正的sm,那些 是只想混进来想免费做爱的贱种,然后忍不住去刻薄这些挑逗她的贱种。其实这 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呢?我经常问自己,难道通过一些sm行为仪式以后再做爱 就会纯洁吗?我看待事物往往很简单,变成一个拉拉是我天生的缩命,虐爱别人 能够给我带来心理和身体的快感,所以我同时成为了这两类人,至于其他日常行 为,我自问和常人没有不同,而这两种与生俱来的天性,恰恰都和性有关,如果 我一定要刨根问底的去弄清楚些什么,最终的结果只会让我更混乱。